印尼漫画史

Cergam,由两个词语的前段音节合并而成,寓意“图画故事”,它是1960年代在印尼被广泛使用,作为印尼本土漫画的统称。

印尼漫画从1931年开始,以Kho Wang Gie连载于《新报》的《Put-On》和Nasrun A.S.的《寻
诗传》(Mentjari Poetri Hidjaoe)为先锋。

1944年,作为日本殖民政府的宣传,Saseo Ono出版了《Papaya Pa`chan》, 连载于《爪哇新闻》日报。

原是在《星周报》连载,由Siauw Tik Kwie所编绘的《薛仁贵》也因为漫画开始吃香而改成独立漫画刊物出版。

印尼漫画世界也受到美漫所影响。在1952年,Melodi出版社名下就已经有Sri Asih,Kapten Kilat,Putri Bintang,Garuda Putih,以及和类似《泰山》的故事。

其他题材的漫画也受到印尼漫画家致力发展,例如印尼民族影戏、经典劝说、宗教和历史事迹,爱情故事和诙谐讽刺漫画等等。

RA Kosasih就是其中一位影戏漫画的先锋。1952年,他曾经出版的影戏漫画“Burisrawa Merindukan Bulan”?时至今日依然还是复刻出版的热门对象。

虽然日漫港漫在印尼十分受落,印尼本土漫画家也不乏绘画“武侠漫画”的人才。《Silat》就是印尼其中一种附有本土民风的“武侠漫画”了。1967年由Ganes TH绘画的《鬼穴盲侠》就赢得漫画迷的踊跃支持,红极一时。《鬼穴盲侠》更吸引了很多类似的silat漫画面市,活跃的画家名字有RA Kosasih,Oerip S.,Hans Jaladara,Teguh Santosa,Jan Mintaraga,Jair,Mansur Daman和Henky。

爱情漫画的内容一般上参考西方的电影,很小说模式。以洋人角色为主,因此而被蒙上“涂毒青少年”的不良刊物。由于爱情漫画在50年代竞争相当激烈,政府以“影响学子无心向学”的理由严厉打压,许多漫画家失业转行去。Ganes TH领导一众漫画家决定自我检讨,绘画成品自愿呈交警察局,让有关部门查核内容,获得批准才付印出版。

漫画市场经历审核出版后,获得各方团体认同,后来还被改编成动画和电影。漫画作品当中包括《Si Buta dari Gua Hantu》,《Jaka Sembung》,《Panji Tengkorak》,《Mandala》,和《Gundala》。

进入80年代,翻译漫画和电视大行其道,成为民间主要的消遣管道,本土漫画市场几乎停顿。租借漫画的书店纷纷转型成租借录影带行业,而漫画家也离开漫画圈,大量投向广告界。

美国电影《Conan the barbarian》的成功,虽然造就了类似题材的漫画出版,可惜无法持续,命运短暂。印尼本土漫画衰退,许多老字号出版社被逼停业,导致1980年后出生的读者,几乎只能够把日漫联想为Cergam。

印尼的教育机构如印尼大学、班戎科技学院和耶加达艺术学院,曾经举办各项漫画讲座和展览,以试图回复本土漫画的全盛时期。

1997年,印尼政府启动了每年一度的“全国动漫周”节庆和漫画创作比赛。

由Hikmat Darmawan, Beng Rahadyan和Zarky创办的Samali 美术学院对漫画圈贡献良多,栽培了无数的漫画精英,例如Sequen,Spark和Splash。

PENGKI(印尼漫画收藏家联盟)于2002年成立,并于两年后陆续推展各项漫画活动。

对于未来的市场,印尼漫画同业经历多个年代的浮沉,练就一份坚毅不挠的精神与经验,迎合网络和流动电话媒体的潮流做好准备,迎头赶上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