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来西亚漫画史

独立前夕,漫画作为一种最简单直接的沟通媒介,是为政治服务的。

英殖民政府和独立后的马来亚政府,都利用漫画传单,来进行反共的宣传。当年的马共和其外围组织,也利用漫画,配上简单的口号和文字,来进行群众政治教育。

至于民间的漫画艺术,尤其在华人社会较有影响力者,首推黄尧。在南来马来亚之前,他在上海已经是著名的漫画家,代表作是《牛鼻子》。抗日战争期间,黄尧是中国漫画界的中流砥柱。

comic in malaysia

从中国南来的著名漫画家黄尧

1956年,他应马来亚教育部长敦拉萨之邀,在全国设立成人教育班和图书馆,并协助其制定国家教育政策。60年代期间,黄尧以漫画为工具进行美术教育工作,并继续发表漫画作品,在华人社会种下了漫画之苗。

1955年,来自吉兰丹的马来青年漫画家Nik Mahmood Idris,出版了第一本马来漫画集《Kasturi》。同期活跃的马来漫画家还有Abdul Halim Teh,成名作是《Kris Berpuaka》。Saidin Yahya编绘的《Hang Tua》也脍炙人口。马来文学批评家Hashim Awang副教授,在年轻时也是漫画家,作品多发表在《马来前锋报》的儿童版。

这一时期的马来连环画,主要取材自《马来纪年》的英雄神话故事,民族色彩浓厚。

建国初年,英文依然被视为较高尚的语言文化,受英文教育的家庭,一般把漫画视作“儿童幼稚读物”,因此刊载于英文报章的漫画,注重“文字内容”多于“图画美感”。

反之,巫、华、印裔的读者,追求视觉享受多于内容深度,所以这一时期的漫画,多半以动作武打为主,其次就是怪力乱神的题材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Raja Hamzah的作品内页

马来漫画主要刊登在电影杂志、娱乐杂志及体育杂志里,只有少数能独立出版漫画集。在马来社会,Raja Hamzah是一个佼佼者,他的第一部作品PiringTerbang连续出版15集。他不仅高产且创作多元化,从幽默、政治讽刺到武打漫画,他都游刃有余。

中文漫画来自中国、香港和台湾的有64开本的连环画,和32开本的日本漫画翻译版。当时的漫画书皆是以黑白印刷,就算封面也一般用套色印刷。内页纵然是黑白,也有采用不同颜色(如褐色、深红色、深蓝色和绿色)的油墨来代替黑色印刷,取巧突破黑白的范畴。

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的社会,书报摊可以同时找到4种语文出版的漫画刊物。

读者可以接触到的英文漫画,除了Beano,Dandy连同一些青少年连环漫画单行本之外,还有连载于英文报刊的Tarzan, Mandrake、迪斯尼米奇老鼠和唐老鸭、Blondie?Asterix、 Superman等等。

至于严肃的中文读者,可以在书店买到来自中国的《西游记》、《三国演义》连环画(香港改版印刷),一般读者都喜欢阅读香港的武侠、言情、鬼怪连环图和台湾翻译版的日本漫画。当时的华文报章并没有刊登本土创作的连环漫画,只是偶尔出现一些单格时事漫画、讽刺漫画等。

能够在华文报发表时事漫画的漫画家寥寥可数,他们一般都在报社任职,空余时间客串作画。其中资深漫画家丁喜、浪漪、施圣提、小曼、杨振昌等能够凭着坚毅的作画意志,全身投入这行业,鼎立于漫画先锋的基石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大马华社著名漫画家丁喜

绘画风格突出而独具“南洋风”的丁喜,自60年代末开始漫画生涯,横跨40年从未间断的创作,堪称马来西亚一位难得一见的漫画泰斗。

马来报章初期的办报模式主要是参考英文报章,连载的漫画主要从印尼引进。后来政府为造就本土人才,连环画版位都开放给国产漫画家练笔。

马来报章因长年每日刊载漫画,造就数以百计的马来漫画家和插画家。很快专门出版漫画集的出版社就应运而生。其中引领漫画趋势的就是Gila-Gila(疯狂漫画)。这刊物的取名,灵感来自美国Mad漫画杂志,初期连内容的构思也完全参考Mad的格式。

Gila-Gila的成功,影响了整个漫画市场,后来20年马来文漫画都遵照相同的概念营运。这个年代的马来漫画业已经一纸风行、独当一面了,然而中文漫画圈依然局限于报章连载的局面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大马著名漫画家 Lat

由香港引进的连环图,对大马中文漫画界的发展影响深远。香港的武打连环图,随着武打电影的气势红透东南亚。

在香港漫画教父黄玉郎的悉心经营下,以招收助理团队,专业分工的流水线方式生产,大大提高了漫画界的生产效率。

香港连环图的准时出版,强化了读者的阅读忠诚度,市场近乎垄断。它给大马中文漫画界带来两方面的冲击:一、武打连环图从故事、画功和市场份额都占绝对优势,本地漫画家很难与之竞争,处于挨打地位。二、香港漫画的成功,感染了对漫画充满憧憬的大马年轻人,纷纷投入漫画界。

张瑞成,自12岁就深受日本漫画之神手塚治虫的影响,立志要成为漫画家。他中学毕业后,就连同黄奕棋、森林木大胆成立马来西亚第一家华文漫画出版社——“漫画人出版社”,成了开荒牛,聘用助理团队以提高绘画素质。

“漫画人出版社”抛砖引玉,使到许多对漫画抱着热诚的青年,甚至在籍中学生纷纷投入创作漫画的行列。当时的《青苗周刊》和《少年周报》,漫画正是主要的销售推动力,更引领一众学子在校园掀起成立漫画学会的热潮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Ujang漫画

“漫画人出版社”的《漫画函授课程》除了成为辅助漫画热潮的一项创举,更是“校园漫画学会小册子”诞生的催化剂。当时学子们设立漫画学会,把漫画作品都结集成小册子,以复印方式作小量生产在校园内分派。有者甚至跨州越省地与其他学会互相联系交换小册子,其漫画作品交流频率一时无两。

“漫画人出版社”成立的第一本漫画《原始人阿土》,第一期出版便获得骄人的成绩,轰动校园。后继出版的有《鬼差》、《寻宝记》、《破咒》、《神童》、《超能少年》。这系列的出版物孕育了第二代的漫画助理,其中有银河(陈中伟)、王永基、黄寿忠、杨孝荣、白德辉、警察、关德辉、辜小龙、丘光耀等。

然而,其时的大马本土中文漫画市场相对狭隘,导致这大部分的漫画人才纷纷引退。当中坚持到底的杨孝荣,漫画之路峰回路转,多采多姿,作品遍布香港、台湾和中国各地。丘光耀更是凭着讽刺政治漫画进军政治界,成为彼方一代红人。

再则,由张少林、罗志成合办的《成报漫画》、《奇兵》、《战兵》、《战将》,近乎写实的漫画手法一度掀起新画风的典范。杨孝荣在《中国报》连载的《四人夜话》漫画系列,余永勤的《武神》都深受香港马荣成的风格影响,成为大马中文漫画圈的另一支劲旅。

GILA-GILA在马来漫画市场的成功,不仅造就了BATU API, UJANG等马来漫画杂志分一杯羹,《傻傻漫画》亦是同类的中文搞笑漫画期刊。

这一时期的《少年周报》和《青苗周刊》,销路从巅峰转趋平淡,取而代之的是小规模独立出版公司。张瑞成带领的“集英”、周圣领导的“漫画城”,均先后培育出许多新人。如陈庆星的《九纹龙》盛极一时,蔡再鸿《乌龙家族》,以及《悟空》、《猎魔》、《水浒外传》等皆曾经占据漫画一席之地。

1994年,美術學院創辦人许德胜偕同一队彩稿绘画精英,以雷霆声势推出《强势》系列漫画,在香港引起画壇矚目。虽然德胜漫画未能如期奠下市场基石,旗下漫画家却也能够成为马荣成、黄玉郎和何志文等麾下彩稿员。如梁海煜就是最杰出的一位。

新加坡出版社“亚太”适时聘用大量马来西亚华人漫画家制作单行本,其中较为成功的例子,计有陈国胜、黄庆荣、刘锦汉和林钜秦等。

当年许多教育出版社纷纷投入漫画单行本和综合刊物竞争市场,无奈1997亚洲金融风暴无情地打退生活出版社的《画家》、合力的《生活漫画》和MOY的《Sot-Sot》,漫画业界顿时进入严冬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MOY的《Sot-Sot》

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,依然还有漫画家坚持创作,如左手人、蔡天发、Blue、史美星、余有权、苏文德等。许多笔耕不懈的实力派漫画家如陈永发、Alan Quah、Sonny Liew、Reggie Lee、Baba Chua等相继放眼海外,延续马来西亚漫画家的创作之路。

中文漫画市场的消退,使到许多华人漫画家转向马来漫画界发展。此时已经有了Apo、Ujang和脍炙人口的Upin IPin、加上原本迄立不倒的Gila-Gila占据着市场,新进漫画刊物要分得一杯羹并非易事。

连环漫画虽然在这期间出现疲态,原创漫画还有一批默默耕耘的漫画家,他们都在报章上發表单格讽刺画、政治漫画、时事诙谐画和4格漫画,如早期有丁喜、小曼、浪漪、施圣提,中期有徐有利、柳丁、李星藏、电话仔和王德志等。

1989年亚洲经济风暴之后,百业萧条,漫画出版也不例外。除了基础坚固的马来漫画之外,中文漫画独立创作大受影响。这时段冒出《漫画周刊》,纯以翻版连载日漫求存,在栽培漫画读者基层方面,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《Gila-Gila》

从2000年到2010年 ,可以说是漫画界最為鼎盛的年代。徐有利历经10努力耕耘,学生漫画《哥妹俩》终于冒出头来,一枝独秀,成为马来西亚校园漫画的冠軍。

同一时段,Gempak在平方精明策划领导下,出人意表地在马来漫画界夺得骄人成就,培育了一支实力雄厚的漫画团队。其中张家辉、蔡诗中、李国靖、刘怡庭、林诗敏、Ben Wong、卢稳亢、黄嘉俊、梁文国、陈绍霖、白祖安等等,均为独当一面,出类拔萃的年轻漫画家。

平方挟着马来文漫画市场的基础,推出获授权正版的《漫画王》,进军华文校园市场,倾刻之间造就许多出版社陆续进入战围,此时的小学漫画,可以说是百花齐放、璀璨缤纷。

徐有利的《哥妹俩》经历改革后,以连环漫画故事领先拓展校园市场。其出版社旗下的漫画家长颈、黑色水母、Qin等,在新浪潮漫画家当中表现非凡。紧随而来的有《小太阳》系列、吕寿聪《榴莲公主》、庄银吉和廖维良的《OKA》、平方的《小班长》、《聪明世界》,《漫头》、《KK 小超人》和《GoGo 学堂》等,都有各自的学生粉丝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马来西亚漫画协会标志

校园漫画市场的兴旺,引发不少出版社也进军漫画出版行列。其中包括红蜻蜓、彩虹和万挠男孩。

马来漫画市场反而自千禧年初,就呈现后继无力的状况。虽然有少数和漫画相关的3D动画制作公司在迅速发展,如Boboiboy,Upin & Ipin等,但漫画市场基本已进入式微年代。

2009年5月9日,马来西亚中文漫画协会正式成立。徐有利任创会会长。这属大马中文漫画界的新里程碑。

漫画协会的宗旨,为发扬原创漫画及提升本地创作的素质。它举办过“大马漫协漫画家联展”,同时颁发“大马漫协中文职业漫画大赏”,以褒奖本地漫画家们对创作的贡献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马来西亚中文漫画协会第一任会长徐有利

在我国迈向2020先进国前夕,漫画业界的主力——校园儿童市场,开始呈持续乏力的迹象。

虽然市场上几家实力雄厚的漫画出版社依然稳守基本盘,但从事这类漫画作品创作的新人,也逐渐受到中国引进的漫画潮冲击,竞争态势吃紧。

comics in malaysia

“Ujang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平方集团不断突破求变,推出脍炙人口的科幻冒險類教育性質的漫画,带领众多出版社蜂拥投放资源,携手开拓青少年市场。预见不久的将来,成年人的漫画市场也可展露曙光。

马来漫画界却忧虑重重。Ujang和Apo两本历史悠久的漫画杂志已经相继结业,为他们历时30年的光辉画上休止符。

未来的马来西亚漫画业,从漫画家到出版社,均要面对新媒体革命、新世代娱乐多元化、以及新读者阅读志趣不断变换的新挑战,才能有望走出我们自己的道路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