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漫画史

50年的殖民统治,让台湾的漫画风格深受日本的影响。即便结束了日治时代,台湾的文化和教育自由权依然披着沉重的日本枷锁。当时《新新月刊》的洪晁明、叶宏甲、陈家鹏和王超光立志要闯出台湾漫画路,但创刊之时也只能以日文为主,直到第4期才逐步增加中文。

纵使《新新月刊》只出版了7期,但作品内容反映物价膨胀、贫富悬殊和官场腐败等现象。在50年代的台湾,堪称漫画界的革命之举。

王朝宗的长篇漫画《水浒传》,为台湾第一本漫画单行本。其著作以中文为主,附加字母方便小朋友阅读。

1949年中国大陆变天,大批漫画人才由中国进入,使到台湾漫画的创作实力大大提高。如梁中铭和梁又铭兄弟创办了8开大型漫画杂志《图画时报》,当中连载的漫画故事有《土包子下江南》、《拍案惊奇》、《葛嫩娘》、《费贞娥刺虎》、《梁红玉》等。再则,梁中铭的《新西游记》和《黄兴传》,何超尘的《郑成功复国记》,牛哥的《解放了的牛伯伯》、《牛伯伯打游击》等作品,都曾经名噪一时。

漫画在台湾儿童社群中带动了中文的学习,《学友》、《东方少年》、《新学友》纷纷在50年代创刊,给漫画家提供不少发表作品的空间。如牛哥笔下的牛伯伯、牛小妹、老油条等,都成为民间喜爱的漫画人物。《学友》为了同牛哥竞争,连载了陈定国的《三藏取经》,以及刘兴钦、洪晁明、童叟和星火等的作品。紧随《学友》步伐的漫画刊物,还有《模范少年》、《漫画大霸王》、《综合漫画》和《康乐漫画》等共10多份漫画期刊,市场热闹非常。《模范少年》推出陈海虹作品《小侠龙卷风》,一炮而红,销量还普及东南亚一带,成为华侨读者的“武侠漫画粮食”之一。

comics in taiwan

刘兴钦漫画作品

这一时期的台湾漫画均以“武侠”为主流,漫画人才争相辈出。如陈海虹的15岁学生游龙辉也以《仇断大别山》而震撼台湾漫画界,当时和台南的许松山各据一方,叱咤风云,享有“南许北游”的美誉。武侠漫画大兴,叶宏甲绘制了一系列的《诸葛四郎》漫画,风靡一时。同期还有林大松,其作品《义侠黑头巾》故事的主人翁就与日本忍者有相似之处。

陈定国在一片武侠漫画浪潮当中,大胆灌输他情有独钟的台湾戏曲成分,以野史和台戏的题材及造型为主轴,将“歌仔戏”的打扮融入漫画,人物穿着华丽讲究,吸引一众少女读者的青睐。陈定国的作品有《吕四娘》、《孟丽君》、《孟姜女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诸葛孔明》等。

适逢战后台湾的政治气候,美国漫画也顺理成章引入台湾市场。刘兴钦画风深受影响,在《少年之友》和《模范少年》漫画期刊连载的《大婶婆》、《阿三哥》等,都显示浓浓的美漫和迪斯尼风格。

comics in taiwan

《大婶婆》漫画

60年代的台湾,隨着西方科技的引进,缔造了印刷出版业的繁荣景象。漫画出版社因势利导,由连载众多画家作品的刊物,演变成出版“每人一书”的单行本。蔡焜霖率先停办《漫画周刊》,让洪义男、陈益男和范艺南等独立出版个人的漫画集。随后10多家的出版社如艺升、太子、新台和南昌也纷纷效仿,百花齐放,台湾进入漫画单行本时代。漫画出版社迅速繁衍,连出租漫画的书店也发展起来,达4000家之众。

其时模仿手塚治虫画风编绘的漫画作品也大放异彩,当中最流行的即是编写《七彩世界儿童文学寓言故事》系列的陈文富和王朝基。

comics in taiwan

受日本漫画风格影响的台湾作品之一

值得一提的是,叶宏甲成立出版社广招门生,编著大量的故事内容供徒弟们绘画,最高出版记录达到800本漫画集。许松山与10多位门徒合力编写的单行本作品也达到1000部以上。洪义男的《天下第二人》、《天地血牌》、《天外天》、《阴魔传》等出版超过千册,40年来从不间断地生产,作品类型不计其数。

游龙辉少年得志,《回旋刀》、《刀歌》都大受欢迎,还被电视台看上,续拍成连续剧。他后来转向动画发展。

在激烈竞争的市场里,业界出现粗制滥造、翻版抄袭以及鱼目混珠的现象。1966年,政府颁布《编印连环图画辅导办法》等法令审查制度,对怪力乱神的漫画给予大力箝制。漫画菁英因而相继弃笔、罢画抗议。漫画创作几乎停摆,销售亦跌入谷底。

comics in taiwan

台湾著名武侠漫画《黑龙》

在本土漫画萎缩的当儿,不少出版社伺机推出日本盗版漫画,大举填补市场空隙,从中牟利。

1979年,国立编译馆大量放行日本漫画出版。看到日本漫画氾滥成灾,漫画家牛哥公开举办多次的“漫画清洁运动”,将国立编译馆审查通过的日本漫画“再审一次”,藉此审判国立编译馆。

comics in taiwan

牛哥的抗日漫画作品

1982年,牛哥针对审查“盗版日本漫画”和“台湾本土漫画”的要求标准有偏差,向漫画审查制度提出诉讼,同时检举盗版日漫的色情和暴力内容,5年后逼使审查制度取消。

自此台湾漫画出版虽然不再受到审查限制,但读者几乎忘记了自己本土的人才。直到1983年《中国时报》连载敖幼祥的4格漫画作品《乌龙院》,顿时吸引了大人小孩的注意,台湾漫画才从灰烬中重生。

《中国时报》看准时机,举办了一个“漫画大擂台”比赛。消息发布之后,一瞬间吸引了全台湾几乎被埋没的漫画人才。插画界、动画界和广告界的尖子纷纷出来,参选的画稿堆积如山。

comics in taiwna

台湾著名漫画家朱德庸

麦人杰、孙家裕、萧言中、郑问、王平、林政德、朱德庸、嘎嘎等以优秀的作品,在这次漫画比赛中脱颖而出。有了这一群漫画精英,《中国时报》开设漫画部,以壮大声势,阵容鼎盛的《欢乐半月刊》,迅雷般在日漫泛滥的市场中闯出一条康庄大道。

郑问的《刺客列传》、阿推的《九命人》、敖幼祥的《快乐营》、曾正忠的《花心赤狐》、蔡志忠的《庄子说》、廖文彬的《两个油漆匠》、朱德庸的《大饭店》、张静美的《我心飞舞》、陈弘耀的《大西游》、杰利小子的《黑白俱乐部》等一批新台湾风格的漫画精英从此崛起,光芒四射。

《星期漫画》则以周刊形式于1989年创刊,发表阿推的《巴力人》、敖幼祥的《黑柠檬》、陈弘耀的《一刀传》、萧言中的《童话短路》、杰利小子的《变变俱乐部》、麦人杰的《天才超人顽皮鬼》、曾正忠的《迟来的决战》和林政德的《Young Guns》,阵容依然强大。同期创刊的漫画杂志还有《皇冠漫画》、《漫画剧场》、《漫画秀》、《汉堡漫画》以及主打少女漫画的《周末漫画》。

comics in taiwan

台湾著名漫画家敖幼祥

虽说日漫泛滥成灾,却也成功栽培了大群的漫画读者。其中具有市场影响力的《童年快报》、《少年快报》、《城市快报》、《少年别册》、《少年特刊》、《V少年》、《东立焦点快报》、《少女漫画》、《100%漫画》、《公主》、《少爷快报》、《花与梦》、《焦点漫画》和《灵幻快报》等,在校园内颇受欢迎,这也直接催化漫画出租店的繁衍。

1992年,《新著作权法》积极鼓励出版社尊重日漫版权利益,争取合法地转载出版权。东立取得集英社的《少年jump》授权和讲谈社的《七龙珠》、《幽游白书》;大然取得《灌篮高手》、《乱码二分一》版权,而时报则争取了《城市猎人》、《怪博士和机械娃娃》、《手塚治虫漫画全集》的授权转载。

comics in taiwan

《High Comics》创刊号

转载日漫走入合法化阶段,出版社也不忘积极栽培台湾漫画人才,如举办漫画新人比赛,就引领了一支新漫画作者队伍,如练任、赖有贤、朱鸿琦、度鲁、庄河源和黄耀杰等等。少女漫画方面则有王宜文、欧碧凤、李崇萍和木笛。大然出版社的《Top热门少年》推出了林政德的《Young Guns》,阿迪的《小邪神》,还有陈卓嘉,阿勉、麦人杰和陈志隆等,人才辈出。

出版社相争推出的漫画刊物,除了网罗新人,也吸引老将回巢。从1992年到1995年,同时间共有300人在漫画界耕作。

千禧年前夕,面对日漫和香港连环图的夹攻,台湾漫画家先后走出困局,目光转向正在炙热沸腾的中国大陆市场。蔡志忠的《庄子说》、朱德庸的《涩女郎》和游素兰的《火王》成功着陆,占领中国漫画界一席位。

敖幼祥的《乌龙院》和几米也相继打进大陆市场,为台湾漫画人进驻中国市场建立了稳实基础。

Post a comment